新闻中心_中钢网,武钢进入马国强时代

从上海来到武汉2年后,马国强被选为新任武汉钢铁(集团)公司(以下简称“武钢集团”)新任董事长。  6月2日,武钢集团对外发布信息称,公司召开中层以上管理人员大会,中组部宣布了党中央、国务院关于公司主要领导变动的决定:免去邓崎琳的原董事长、党委书记职务,到龄退出领导班子。公司原总经理马国强出任公司董事长、党委书记。  5月28日,本该是由邓崎琳主持的武钢股份2014年年度股东大会,但邓崎琳请假未出席当日的股东会。  经过人事调整后,武钢集团会否有新的变化?分析师张琳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,此前的武钢集团经过邓崎琳掌舵时期,已经完成了国内的传统钢铁企业向行业排名靠前的钢铁企业的积累,但其也遗留了一些待解决的问题,其中,关于管理能力的提升和能源自给率提高的瓶颈如何突破,将最先考验新任领导层。  技术输出的可能性  与此前邓崎琳上任前不同,当下的钢铁行业仍然在行业低谷徘徊,短期向好的可能性较小。6月1日,中物联钢铁物流专业委员会发布报告显示,5月份钢铁行业PMI指数回落5.8个百分点至42.4%,创近16个月以来新低,该指数已连续14个月处于50%的荣枯线下方。  “目前,钢铁行业进入了"三低一高"的新常态。”在日前举行的武钢股份2014年度股东大会上,公司管理层分析,低增长、低效益、低价格,和高环保,在当前产能过剩的背景下,去产能化将是一个长期的过程,而在发达国家,钢铁行业去产能化一般要10年到15年的时间,而公司预计未来五年甚至更长的时间内都不太可能明显好转。  这种行业形势下,武钢集团如何在主业上寻找新的赢利点?张琳认为,技术输出可能被视为其中一个重点。  作为宝钢股份前任总经理,马国强被视为拥有宝钢股份诸多先进性复制到武钢集团的可能性。而在钢铁主业本身盈利能力下降的背景下,依靠央企背景的技术输出,已成为宝钢股份的一个盈利增长点。  “每年营收占比中,技术输出已在宝钢股份营收中占据一定份额。”张琳指出,而事实上,对比宝钢集团,武钢集团也具备这种技术输出的实力。  其解释,武钢集团的核心和拳头产品主要是硅钢和汽车板等高附加值产品,其在行业内排名靠前的技术能力,让其在钢铁行业下行的状态下也获利丰厚。此外,对比其他同行,老字号的武钢集团在长材、型材等普通产品的技术力量也并不弱,如果其将复制到其他企业,其能效仿宝钢集团,将其商业化。  但这种复制过程中,武钢集团要解决的问题则是自身管理能力的相对偏弱。此前,在行业内的并购重组中,武钢通过整合鄂钢、柳钢、昆钢,迅速完成规模扩大。但从实际整合效果来看,并未达到重组预期。“这种整合并非只是武钢集团的个案,在行业整体下行压力下,其他企业的类似重组效果也相对不高。”张琳说,但这重整而不合的局面不仅消耗武钢本部的资源,而且导致被兼并企业的反弹迹象,其它厂由于产品、技术、管理等原因自身经营能力相对较弱,对公司整体业绩贡献不大。  “但如果武钢集团能增强管理能力,其无论是整合,还是在技术输出商业模式上都有增长空间。”张琳认为,在钢企的管理体系建立上,宝钢相对走在前面,如果这种管理模式能被武钢集团更多的借鉴,其可以发挥武钢在技术输出方面的潜力,且整合的核心其实是先进管理方式的输出,若管理能力优化,其历史遗留的问题,也可以有一个更好的解决思路。  海外矿产资源处置待解  在邓崎琳的任期内,武钢集团另一项战略性的突破为海外矿产资源的布局。  在武钢集团的成本结构中,成本指标一直被视为其短板。武钢集团原董事长邓崎琳在多个场合均透露,武钢集团的资源自给率不高,而身处内陆,其每吨铁矿石成本比同业高出100多元。  为了打破这个瓶颈,武钢集团早从2005年开始谋划进行海外资源开发,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后,给了武钢进入这块市场的机会,其利用当时国际市场诸多资产估值降低的机会,在全球范围内寻找铁矿石资源,到目前为止,其已在加拿大、巴西、澳大利亚、利比里亚等国布局铁矿石项目。  此前公司公开资料显示,到2013年末,武钢集团已在全球5个国家合资合作开发了8个铁矿项目,掌控了400多亿吨海外铁矿资源。  今年1月,武钢集团还将原海外矿产资源事业部和武钢矿业有限责任公司重组,整合为武钢资源集团有限公司。其主要职责是统筹矿业发展。而武钢集团曾计划将这部分资产注入上市公司,但因当时股价倒挂,最终被搁置。  “但海外找矿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”张琳说,从实际的运作效果来看,目前的进展相对来说并不快,本身矿山开发的投资回报周期长,走出去的国企,普遍会遭遇当地文化、政策等各种不可控制的风险,导致走出去的企业会遭遇到当地所投项目被暂时搁浅的尴尬。武钢集团也不例外。在这种局面下,马国强如何突破?成本高的难题如何解答?这将考验武钢集团新任领导层。

又有一家央企对领导班子作出了调整。  武钢集团官网消息,6月2日上午,武钢集团召开中层以上管理人员大会。会上,中组部有关干部局负责同志宣布了党中央、国务院关于武钢集团主要领导变动的决定:马国强任武钢集团董事长、党委书记,免去其武钢集团总经理职务;同时,免去邓崎琳武钢集团董事长、党委书记职务,到龄退出领导班子。  据悉,上述董事长、总经理职务的任免按有关法律和程序办理。  邓崎琳是在两年前当上武钢集团董事长的。2013年7月,武钢集团成立董事会,武钢集团领导班子同时进行调整,邓崎琳任武钢集团董事长、党委书记。原宝钢股份总经理马国强赴武钢集团担任总经理一职。  作为一位曾在宝钢工作18年之久的钢铁人,马国强曾长期掌管宝钢集团的财务、金融和投资大权,资本运作是他的强项。当时的舆论认为,宝钢作为钢铁行业的龙头老大,有着优秀的经验,像原材料进货渠道、营销策略、与国际接轨等方面都相对成熟,这些好的发展经验都有望被马国强带入武钢。  值得关注的是,工信部曾主导出台了行业2015年至2017年发展纲要,主要就是化解产能过剩的问题,要求加大整合力度提高行业的集中度,将支持成立两到三家年产能5000万吨到1亿吨的大企业,支持同行业公司之间的重组。  鉴于马国强有在宝钢工作的经历,在目前央企大整合的背景下,此次走马上任武钢一把手,让此前传言的武钢宝钢合并再次甚嚣尘上。就在5月28日召开的武钢股份年度股东大会上,该公司表示,预计一两个月内,国资委会下发一揽子的国企改革方案文件,届时公司将遵照执行。  有媒体援引武钢股份的说法,目前为止还没有得到具体的指示。  6月2日下午,一位接近武钢集团的行业资深人士向《第一财经日报》记者表示,目前钢铁类的央企有宝钢、武钢、鞍钢三家,而这三家之间不可能进行兼并重组,“每一家的体量都太大了,即使合并也会彼此不买账,包袱甩给谁,资金从哪儿来,更重要的是如果并购,税收交给谁扯不清楚,这是一个非常大的阻力”。  从履历上看,邓崎琳在武钢集团的职业生涯早在1975年就开始了,他曾先后在武钢炼钢厂车间、生产部等担任过多个职务,经过近30年的磨砺,最终在2004年,邓崎琳坐上了这家超大型钢铁公司的总经理、党委副书记的位置。此后,邓崎琳还担任过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副会长、会长的职务。  邓崎琳在武钢的这些年,大部分时间也是国内钢铁业迅猛发展的时候,只是到最近几年,受产能过剩、需求下滑的影响,钢铁业日渐不景气。他在武钢,不仅经历了武钢的第二次创业,当时这家钢厂从国外引进一米七轧机系统,走上一条质量效益型发展道路,从2005年开始又进行第三次创业,即由内陆向沿海、国外发展。  在任的时候,邓崎琳曾提出“中西南发展战略”,即依据自身优势,实施跨地区联合重组,联合中部、西部和南部以及周边地区的地方骨干钢铁企业,建构以广西防城港钢铁基地和中西南地区钢铁企业为重要支撑,形成具有强大市场竞争力和区域控制力的企业集团。  这期间,武钢集团先后在2005年初重组鄂钢,2005年12月重组柳钢,2007年8月控股昆钢,从而成为一家生产规模逾4000万吨的大型企业集团,居世界钢铁行业第四位。到2014年,武钢排名世界500强企业第310位,较2013年上升18位。  武钢集团在国内的另一布局是广西防城港钢铁项目,这个项目由国家发改委在2012年审批通过,按照之前披露的建设时间表,这一项目将于2016年形成500万吨生产能力,2017年形成1000万吨生产能力。到今年4月份,防城港钢铁基地项目完成投资18.92亿元,占年度计划的23.65%。  邓崎琳时代的武钢,在海外铁矿石资源开拓上动作也比较大。早在2008年,武钢就在加拿大、巴西、马达加斯加、利比里亚等国家投资,通过采取购买海外资源类上市公司股票、合资开发矿山、购买协议矿等方式控股、参股矿业公司,到2013年末,武钢在全球5个国家合资合作开发了8个铁矿项目,掌控了400多亿吨海外铁矿资源。目前,武钢是国内掌握海外铁矿资源最多的钢厂。  如今,执掌武钢的接力棒交到了马国强的手里。而此时的钢铁行业正渐入寒冬,马国强时代的武钢集团在国内外又会制造出多大的动静,值得等待。

本文由美高梅在线登录网址-美高梅mgm平台发布于美高梅在线登录网址,转载请注明出处:新闻中心_中钢网,武钢进入马国强时代

TAG标签:
Ctrl+D 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