病企联姻股东质押已触及平仓线,礼品资讯

礼品网】

表面风光,实则脆弱,只要一个环节出了错,便如同多米洛骨牌一般产生连锁反应,所有一切都轰然倒地,这便是金洲慈航这些年一直所面临的问题。

金洲慈航11月14日晚公告,公司董事会审议通过了《关于与紫金矿业集团资本投资有限公司合作设立公司的议案》。公司拟与紫金矿业集团资本投资有限公司(上市公司紫金矿业之全资子公司,以下简称“紫金资本”)共同投资设立“金洲黄金资产管理有限公司”,拟注册资本为20亿元,其中公司出资16亿元,持股80%;紫金资本出资4亿元,持股20%。新设公司的经营范围为贵金属首饰、贵金属工业材料、珠宝玉器、工艺美术品加工、销售等。

金洲慈航6月7日发布公告称,控股股东质押股份触及平仓线,可能直接导致公司实控人变更。控股股东将通过筹措资金、追加保证金或质押物等措施化解股票质押风险。

公告表示,新公司的成立是公司顺应传统黄金产业和互联网科技、金融服务相结合的产业发展趋势,布局互联网黄金金融业务的重要举措。公司将发挥黄金产业龙头的集聚与引流作用,通过深度参与厦门黄金产业园运营及黄金精炼、加工、批发零售、国际贸易、消费金融支持、旧金回收及旅游文创等多种渠道的产融结合,促进现有产业转型升级,实现黄金产业链业务资源的战略整合。

据了解,金洲慈航是一家集黄金首饰开发设计、生产加工、批发零售于一体的国内珠宝企业。公司的经营范围为:贵金属首饰、珠宝玉器、工艺美术品加工、销售;金银回收;货物进出口;股权投资、矿山建设投资、黄金投资与咨询服务;黄金租赁服务;选矿。

业内人士表示,金洲慈航主要有两大业务:一是黄金珠宝业务,主营是黄金珠宝首饰研发设计、加工制造、批发零售及品牌加盟等;二是融资租赁业务,主要是通过售后回租、直接租赁等融资租赁方式为承租人提供融资租赁服务等。今年前三季度该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8.79亿元,同比下降2.33%;实现归母净利润3.6亿元,同比增长4.07%。

两大合作商,均出现控股股东平仓风险

该公司围绕黄金矿山建设投资、黄金首饰生产加工、珠宝首饰品牌零售三大业务板块,实现产业链的整合。同时,在青岛等区域中心城市建立专业黄金珠宝商城,入驻北京进军华北市场,凭借加盟品牌效应以及线上营销策略巩固销售能力,致力于打造大型黄金珠宝企业集团。该公司下属公司丰汇租赁发展迅猛,为金洲慈航提供了持续增长驱动力。2012年至2015年,丰汇租赁每年净利润均保持了70%以上的增长,2016年净利润超过9亿元。

诸位是否还记得猫妹不久前写过的金一文化?(《金一文化:一年疯狂开店千家,毛利率大跌现金流堪忧》)当时猫妹根据财报分析了不少金一文化的财报问题与经营风险,也在文章中对其严重的股权质押问题表示过担忧。

该公司通过资源整合、结构调整,形成黄金珠宝与融资租赁两大业务板块相互支撑、产融结合、共同促进的业务格局,未来发展值得期待。本次投资有助于发展金洲慈航产业链下游板块与黄金金融板块,同时发挥双方各自优势,深度参与厦门黄金产业园规划建设及运营,有利于该公司的长远发展。

5月28日晚,金一文化发布公告称,因近日公司股价连续下跌,公司实际控制人钟葱质押的股票触及平仓线,股票自5月29日开市起停牌。钟葱已触及平仓线的股份占公司总股本7.03%,占其所持股份的54.52%。该事项可能导致公司实际控制权发生变化。

金洲慈航如今的处境与金一文化较为类似。

因为就在金洲慈航停牌时的十多天前,5月16日,金洲慈航与金一文化宣布“联姻”:金一文化拟购买金洲慈航全资子公司金叶集团旗下深圳金叶珠宝、北京金叶珠宝、青岛金叶珠宝、武汉金叶珠宝各100%的股权,交易价预计15亿元,金一文化与金洲慈航同时签署战略合作协议。

金一文化的“伴侣”:

多高体质并存,业绩依赖并购

如果把金洲慈航与金一文化的财报都梳理一遍的话,就能很直观的得出一个结论:金洲慈航和金一文化真有夫妻相!

金洲慈航的前身为光明家具,光明家具前身系1992年经黑龙江省体改委批准重组设立的股份有限公司。1996年4月25日,光明家具在深交所挂牌上市。2009年11月公司进行了破产重整,后于2011年完成破产重组,公司名称由“光明家具”变更为“金叶珠宝”(2016年3月底,再次完成工商变更登记,改名为“金洲慈航”)。

前世卖家具,后世卖珠宝。金洲慈航的前半身避之不提,单从其的后半生的经历来看,金洲慈航做珠宝的时间便与金一文化较为接近(金一文化成立于2007年,2014年1月正式登陆中小板),业绩的爆发期很是相似。

两者营收均过百亿,主要业绩亮眼。但同样,金洲慈航也存在高应收账款、高存货、高资产负债率、高股权质押、高商誉……等多高体质。

应收账款方面:金一文化的应收账款过高是由于近些年来自营模式转为加盟模式后,放宽了加盟商的账期之后,致应收账款“飙升”。

与其不同的是,金洲慈航的业务虽然以批发业务为主,但应收账款的构成绝大多数与其并无太大关系。应收账款多来自债权转让款、贷款、保理本金。

高存货方面:黄金珠宝属于重资产,珠宝企业的存货一直以来都颇高。一方面是为供货作保障,另一方面,利用套期保值管理存货,也是为了防范上游市场价格波动带来的风险。即便如此,高存货也不可避免会遇到跌价带来的计提减值风险。

高资产负债率方面:与同行业对比,金洲慈航紧追金一文化,排在第三位。

高股权质押:金洲慈航虽没有十大股东八大质押那么夸张,却也不甘落后。在其前十大股东中,两大股东合计持股比例占总股本的45.63%,均处于质押状态,质押比例占所持比例的98.9%。一大股东全部股权处于冻结状态。三家股东所涉及的股权合计为53.01%。

高商誉方面:金一文化多次通过溢价“买买买”,并购同行业来拉升业绩,商誉是累加的;而金洲慈航则是在2015年花了59.5亿元买下了丰汇租赁90%的股权,溢价36.6亿元,一次性便将商誉拉至36.6亿元。

尽管金洲慈航在证监会的财报问询中回答了高商誉产生的测算方法,但这仍不免让人唏嘘。

丰汇租赁也没有让金洲慈航失望,业绩对赌许下三年实现20.7亿元的净利润。要知道,金洲慈航自己也没有如此强大的盈利能力。

于是,接了任务的丰汇租赁就像开了挂似得。2015年盈利预测完成率为111.47%;2016年盈利预测完成率为111.95%;但2017年盈利预测完成率仅为84.47%。本以为丰汇租赁可能完不成这次对赌了。但结果把三年的净利润一加,207002.34万元,只超了预测数2.34万元!盈利预测完成率100%。

如此精准的差距,难不成是用尺子量的?这不免会让人怀疑,这账的“量身定制”的吧……

丰汇租赁后期能否还有如此生猛的盈利能力,对后期商誉是否减值有关键影响。

金洲慈航接手了丰汇租赁这头“奶牛”倒是蛮乐呵的。2017年,金洲慈航净利润11.1亿元。如果不含丰汇租赁的话,公司净利润仅为2.58亿元。

如今,金洲慈航与金一文化“夫妻”二人都在面临控股股东平仓风险,倘若筹资不利,控股股东发生了变更,恐怕自身难保。有难共当?还是大难临头各自飞?未来能走多远,随缘了……

本文由美高梅在线登录网址-美高梅mgm平台发布于礼品工艺品,转载请注明出处:病企联姻股东质押已触及平仓线,礼品资讯

TAG标签:
Ctrl+D 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